影视头条 > > 正文

2017年电影展望——大制作遇冷,大导演失去话语权

2020-06-21
即将到来的2017年,和以往一样,好坏消息参半。

尽管冯小刚导演的电影《我不是潘金莲》在上映两天就获得了2亿的票房,但后劲不足,票房不被看好。很不幸,连从来能保质保量的导演李安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,《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》票房也不尽人意。即将上映的《长城》到底能不能为负面缠身的乐视扳回一局,也很难说。

华语电影近年来热衷大制作,但投资回报率持续降低,押宝大导演大制作并不能带来明显收益,相反,这成了潜在的风险。

在我们迷恋也相信导演作为核心可以有更好的完成度的时候,新的问题发生了,给导演无限自由其实也是一把双刃剑。兼顾电影的水准与资本回报,需要有人限制导演的权利。

多数公司采用导演制,但也有公司觉得应该践行制片人制。在2016年,光线依靠着对新兴市场的警醒,不断创新,提倡制片人制。

基于此,我们可以窥见,2017年的电影走势,大制作导演不再是票房保证,想要收获口碑与票房,需要定位精准,更需要实打实的讲故事的能力。

既然大导演和大制作已经在走下坡路了,我们也相信2017年中国电影会出现黑马。

焦虑蔓延,导演和影视公司都会背负更大压力,快速适应瞬息万变的市场。转型之路是极其迷茫和痛苦的,在过程中,影视公司也将又一轮洗牌。

张艺谋和他的英雄时代不再

自2015年以来,IP热成为现象,人们争相抢占。有人说得IP者得天下,不过经历2016年,人们终于意识到没有什么能一劳永逸。

在2016年第二届版权合作与交易大会上,天下霸唱的最新作品《摸金玦》书还没出版,电影改编权就拍出了4000 万元,能看出,人们依旧对IP怀着敬畏,期待它的惊喜表现。

另一方面,《爵迹》的失利又敲响警钟。尽管有范冰冰还有备受追捧的小鲜肉的加盟,但票房不过4亿,投入+宣发过高也是该片很大的失利。

阿里影业两年筹备的《摆渡人》,耗资3亿,急切想要证明自己。有男神梁朝伟、金城武的加盟,多年不演戏的他们会呈现怎样的精彩。影片上映会见分晓。从2016年票房数字来看,大制作的都折戟,反而定位精准的票房收益不错。

当我们提及过往为中国电影做出贡献,无论是拿到过银熊奖的张艺谋,或者拿到过金棕榈大奖的陈凯歌,他们的票房号召力已与过去不可同日而语。

2004年《英雄》一经问世,开创了中国电影工业时代的依托。彼时,华语电影大制作电影还不成气候。在当年,这部影片在国内有2.5亿元的超高票房,国外也达到了11亿元。

张艺谋至今记得这个票房数字,在张末电影《28岁未成年》的首映礼上,聊到票房,他脱口而出《英雄》的票房成绩。他也清楚记得电影拿奖的时间,这些代表他过往的成绩。而他,总想要超越。

他戏称,“女儿不会超越他。”张末肯定了父辈为华语电影的贡献,不过她觉得新一代导演和老一代不冲突,有大制作,也有更精准的用户群体的小制作。

以《28岁未成年》为例,这是一部针对女性的电影,有女性成长过程中的挣扎,女性观众在观影过程中会更有代入感。乐视影业张昭也正是看中这个,才不遗余力的要出品、宣传这部电影。

老一代导演削弱的话语权还包括,通过一部电影想要传达的价值观过于宏大,观众不接受。当一部电影口碑爆棚,就会有观众组成“自来水”来宣传这部电影,反之,口碑差的也就会影响票房。

截止成稿日,《28岁未成年》票房为1.05亿元,当日票房在大热门《血战钢锯岭》和《你的名字。》之后,保持这个势头,票房成绩应该不会差。

乐视影业的CEO张昭很敬重张艺谋,他曾在《红高粱》在复旦大学的放映活动中,远远的看到了张艺谋还有姜文,那也是日后张昭做电影这行的力量。

当初二张分手,对张艺谋伤害很大,张艺谋只能问助手借钱才让工作室运转。签约乐视,张艺谋连乐视是哪两个字都不知道,“我收获的最大的尊重和创作空间”,这便是他的初衷。

签约这家互联网电影公司没有给他带来实质的改变,他可能还要背负更多压力。于公于私,张昭比任何人都希望这部电影大卖。

但《长城》,和张艺谋近年的电影的命运可能一样,面临诸多批评声。

和自己赛跑,冯小刚融入这个时代才能活下去

即便知道自己的江湖地位,但不能超越自己也就会内心不安。同样的问题也发生在冯小刚身上,从第一部电影《甲方乙方》开始,他就拍摄人民喜闻乐见的题材,喜剧是他的特长。在以后的许多年里,他和王朔搭档,成为贺岁档最让人期待的组合。

冯小刚背后的华谊兄弟也因为多年与冯小刚的交情,给冯小刚最大自由。这家最著名的民营电影公司按照影视巨鳄模样,打造自己的梦想版图,但似乎他们都遇到了瓶颈。华谊兄弟曾经风生水起,旗下拥有中国半数娱乐圈明星,冯小刚的贺岁片所向披靡。

冯小刚的新电影《我不是潘金莲》在上映两天时间里,保持着良好的发展势头,2亿票房。在同档期的电影里,这部电影的排片达到了46%,不过截止12月13日,这部电影的票房仅4.2亿。

如果票房总额低于人民币5亿元,耀莱影视文化按该影片票房收入总额人民币5亿元支付电影投资方2亿元票房净收益;票房5亿至8亿部分,票房净收益由发行方耀莱影视文化独享;票房超出8亿元部分,发行方耀莱影视文化获得票房净收益的50%。

在上映之初,因为喊话王健林,获得了媒体和观众的关注,一度成为热门话题,媒体给予了大篇幅的报道。

但显然这没有让这部电影占尽优势的电影,在票房上也获得优势。这部电影对白蹩脚,听不出来是哪里的方言。范冰冰饰演的李雪莲让人觉得莫名奇妙,一个妇女有天大的委屈才会去告状,这从她的演技里看不出来。

任性的冯小刚想要拍一部自己想要拍的电影,不顾反对,最终呈现圆形。从贺岁喜剧到现实题材,他想要顺心而为。

既然顺心而为就不要考虑市场,从喊话王健林来看,他很在意票房的。距离冯小刚上一部电影《私人订制》3年,《私人订制》最后的票房为7.18亿元,这部电影的票房成绩不错,不过评分只有5.9。

在这之前,冯小刚最不能忍受的是他抱很大希望的《一九四二》的票房成绩折戟,收入3.72亿。抛去小钢炮的身份,冯小刚是一个时年58岁想要多拍几部电影,希望自己不随岁月老去,影响力依旧在的电影人。

电影市场和别的一样,不进则退,一旦你不超越你过去的,你就在一个过去认为很低的位置。电影是拍给观众看的,只顾着自我表达,是不可行的。

华谊兄弟需要面对的是,除了冯小刚这个招牌,还需要再挖掘出新的导演。

实验电影沦为牺牲品,李安的冰风暴

李安是华人导演的骄傲,李安是电影史上第一位在奥斯卡、英国电影学院奖以及金球奖三大世界性电影奖项上实现“最佳导演”全满贯的华人导演。

在很长一段时间,他的新片《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》被广泛讨论着,这次拍的是具有实验的120帧、3D、4K,人们津津乐道该片的技术。

这种实验本身就是有风险的,一旦搞砸了,会带来一些负面的影响。截止目前,票房只有1.6亿。

博纳电影参投了这部电影的25%,为了这部电影的高清晰版本还对电影院进行改造,不遗余力推广宣传。

李安共获得三座奥斯卡金像奖、五座英国电影学院奖、四座金球奖、两座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以及两座柏林电影节金熊奖。

尽管于冬一开始就把这部电影定义为文艺片,这也就意味着票房不会太高,但这个数字一定也不在意料之中。

博纳当初的打算在于,李安的电影是极有可能拿奖的,一旦拿奖对电影又会迎来第二春。

同样是意料之外,《湄公河》为博纳带来11.8亿票房。一开始看好的并不意味着它是绝对可以成功的。

金融模型被引入电影行业,最大化的实现收益。基于大数据的声音不绝于耳,但总会有黑马出现,让人错愕。

在11月,李安、冯小刚、贾樟柯三个人在清华大学对谈,在当天他们都不谈票房,说了初心,表达了对电影的热爱。

尽管当天座无虚席,可那天以后走进电影院的人又有多少。过去只要锁定一位导演,凡他的电影就一定支持,今天这是很难的。

影视公司与导演,利益与个体之间,会彼此推动拉扯着走向何处。狂热的票房迷恋之后,回归理性,少一些套路,2017年中国电影会迎来什么? 还想看更多影视新闻、影视资讯,请浏览http://news.vsochina.com/movie/


韩国留学可以生孩子吗 https://www.liuxue.com/lxnews/03071A206/
-

-

相关阅读

新闻推荐

mwangbixu资讯网